中国的供应链基础工程

 新闻资讯     |      2020-02-12 12:35:42
太平洋自行车公司(PacificCycleLLC)每年大约有600万辆GT牌、猫鼬牌(Mongoose)、太平洋牌(Pacific)、施文牌(Schwinn)和一些其他品牌的自行车从中国的工厂,远渡重洋运输到美国的分销中心。公司负责供应链的执行副总裁罗伯?古兹(RobGooze)认为,产品的跨洋运输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进行数据传递。

自从太平洋自行车公司采用电话与负责自行车装配的生产工厂确认部件和成品运输和其他细节以来,情况有了一定改善。但是,如何追踪产品从中国供应商运输到制造工厂以及从工厂运输到码头的情况?这仍然是个很棘手的问题。英运物流有限公司(ExelLLC)是一个总部位于英国的第三方物流公司,现正帮助太平洋自行车公司从装配工厂搜集数据,然后将这些数据重新输入到自己的系统中,再通过EDI(ElectronicDataInterchange,电子数据交换)系统将数据传回到太平洋自行车公司。古兹希望有一天,公司和所有的外包厂商、物流供应商都采用同一套平台,基于同样的实时信息进行工作。

“数据自动化能够提高准确度,降低货品型号和数据录入的错误率。”古兹说。运英公司为太平洋自行车公司每年生成4,000个文档,但平均错误率达到5%。如果这些错误引起书面文件和实际运输出现差异的话,货物就有可能在美国海关被延误。对零售商供货经常出现延误,就会影响到公司日后与他们的业务往来。

一家美国企业在新兴市场的合作伙伴的IT基础设施比自己落后很多,甚至没有IT基础设施,这很正常。但问题是,中国正在迅速成为世界工厂。中国今年前六个月进出口总额突破5,230亿美元,同比增加了39.1%,这一点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越来越多美国公司将制造外包到中国。

美国公司将生产制造转移到中国,主要是为了从中国低价劳动力中获益。但同时,他们发现劳动力成本降低的同时,其他成本急剧上升。美国公司将生产制造转移到中国,主要是为了从中国低价劳动力中获益。但同时,他们发现劳动力成本降低的同时,其他成本急剧上升。缺乏成熟的IT基础设施,昂贵的内陆运输,加上建设物流中心的土地价格高涨,这一切使得那些公司所期望获得的成本降低幅度大大缩水。“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在中国要比在欧洲、日本和美国超出很多,超额幅度在50%以上。”卡特比勒物流服务公司(CaterpillarLogisticsServicesInc.)负责亚太区供应链的总监比尔?高登(BillGordon)指出。

从设厂的地点,到聘用本地公路货运企业在中国运输原材料和制成品,中国政府都有很多规定。这些货运企业——通常是供应商的物流部门——往往需要获得政府的经营许可。这一切,跨国公司都无法改变。同时,跨国公司也不能强制中国的合作伙伴采用昂贵的技术来改善物流流程。“中国的物流提供商资金很不宽裕,”通用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CIO胡瀚珑解释道。“根本无法用毛利率来衡量是否应该用EDI系统与原设备制造商(OEM)进行连接。”

中国的物流供应商缺乏必要的专业技能。太平洋自行车公司负责信息系统的总监艾德?马修斯(EdMatthews)回忆说,他有一次对中国同事提起EDI,“结果他们反而来问我,‘什么是EDI?’”

大制造商与一些著名物流企业已经开始应对这种挑战。敦豪公司(DHL),联邦快递公司(FederalExpress)和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ParcelServiceInc.,或UPS)最近都开始提供类似英运公司的服务,重新输入书面数据,采用传统的EDI系统,基于互联网的EDI系统和XML通讯系统帮助那些企业处理与中国业务相关的订单,仓储和运输数据。

其他方面情况也开始有所改善。中国政府计划在年底放松对物流行业的管制,不再要求国外物流公司必须与本地厂商合资开展国内的货运业务。这意味着,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司能够更自由地建立自己的物流设施。

目前,一些知名物流提供商已经和本地企业建立起了合作伙伴关系,向他们提供先进的码头、仓储管理系统和资讯服务。例如英运公司就在今年六月初推出了一个船运追踪系统,为在北京、广州和上海的客户服务。公司还计划在年底前将这个服务拓展到成都。这个追踪系统能够提供跨省货物交付信息实时无线传输服务,比如货物收取和交付的信息。系统还可以根据目的地和运量进行货物的分配。

阿姆斯特朗顾问公司(Armstrong&Associates)是一家专注于中国物流行业的研究公司,公司总裁理查德?阿姆斯特朗(RichardArmstrong)指出,有时候,跨国制造企业还需要和多个物流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或者建立自己的物流系统,来弥补中国货运企业IT设施不佳的弱点。

天弘公司(CelesticaInc.)就利用一家国际物流企业的网络设施来为它复杂的中国业务服务。天弘公司为惠普公司(HP)、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和北电网络有限公司(NortelnetworksLimited)等多家公司制造电子设备。公司依靠英运公司、德迅海空运有限公司(Kuehne&Nagel)、万络环球货运公司(MenloWorldwide)、泛亚班拿国际货运公司(Panalpina)等的帮助,通过EDI和XML等方式保持与当地供应商和运营商保持联系。

这些合作伙伴为天弘公司运营超过10个由供应商管理的仓储中心,所有仓储中心离天弘公司只有五分钟的距离。尽管如此,天弘公司仍然希望进一步提高其物流设施,在未来两个季度内,把这些由供应商管理的仓储中心直接搬到公司的生产工厂中。天弘公司全球物流副总裁大卫?塞飞(DavidCefai)说,这样做将会缩短仓储的预留时间,提高反应速度,降低原材料负债。”新的仓储中心将由公司内部员工和物流合作伙伴共同管理。“中国的基础设施正在逐渐完善,整个内部环境也在逐渐成熟,互联网将是一个更加理想的解决方案。”

从1997年起,通用汽车在中国已经投资了超过16亿美元,建立自己的技术设施和实体设施。但是它还是采用了一些保险的办法,将供货商收发的指令写在纸上,交给公司雇佣的当地运输公司的司机。吴瀚珑说,尽管这种做法非常手工化,但确保了交付的及时性。另外,通用汽车在中国的绝大部分供应商已经接入互联网,公司建立了一个门户网站供他们登陆查询库存状态,通知通用公司订单是否已经交付运输。“中国的基础设施正在逐渐完善,整个内部环境也在逐渐成熟,互联网将是一个更加理想的解决方案。”吴说。
 
自1993年起进入中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公司(DelphiInc.)目前在上海和北京等地拥有11个工厂。超过200家中国供应商和约250个海外供应商支持着德尔福公司在中国的运营。公司营运和物流副总裁马克?洛伦兹(MarkLorenz)指出,中国的一些货运商正在提高自己的IT能力,改善对客户的文档与电子票据处理能力。但是,这项工作的进度依然很慢。德尔福公司正分步骤地改善数据仓库中信息的使用水平,目标是在日渐拥挤的中国公路网络中找到最佳的公路运输线路。公司安装了运输与物流应用软件,包括供应链模拟工具,将其在中国的所有运输到德尔福中国物流中心的货物发送点连接成一个网络。

德尔福公司已经在欧洲、墨西哥和北美地区使用这个软件,公司希望这个软件明年初能在中国全面运转。“IT工具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运输线路的情况,并更好地模拟它。”洛伦兹说。采用了这个软件后,德尔福公司能够更好地进行规划工作,并从运输商那里得到最低的价格,实现更小批量、更高频率的及时(JIT,Justintime)配送。

第三方物流供应商们相信,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地区建立并营运共享的、靠近生产厂的物流分拨中心,他们就能够帮助企业确保对生产厂的及时配送,并最终确保对港口码头甚至客户的及时配送。这将使企业极大地降低运输费用和供货时间,UPS公司供应链解决方案部门负责欧亚地区的副总裁约翰?哈佛提(JohnHafferty)说。UPS公司供应链解决方案部门年收入达到24亿美元,这个部门花了多年时间建立自己的供应链基础设施以及在中国的合作伙伴网络,来提供以上这种分拨中心服务,以及货运代理、订单执行和海关代理服务。UPS公司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能使企业只要一个合作伙伴,就能获得物流、货运和仓储管理等一站式服务。

“正常产品被海关滞留,说明这些产品要么不是没有申报,要么就是编码错误。”哈佛提说。
在非常讲究规则的海关环节上,UPS公司的IT系统能够实现文档自动化。2001年,UPS公司吞并了一家在中国运营的大型货运及海关代理服务公司飞驰公司(FritzCos.)。这家公司的供应链可视工具(FlexGlobalView)也同时被收购。UPS公司通过XML把公司在当地的物流合作伙伴联系在一起,并利用FlexGlobalView软件,使其客户能够监视订单、发货、清关及其他业务流程。今年稍早时候,UPS公司推出了贸易向导(TradeDirect)服务,这种服务针对那些采购中国制造产品的零售商。从货物从中国工厂运出来,到进入远洋轮上的货柜,到派送到美国和欧洲的零售商店,零售商们对整个运输过程都可以进行追踪。

联邦快递公司在亚洲建立了供应链物流服务,现在每天从中国运送近50万磅货物到美国和欧洲。在上海的物流配送中心,联邦快递公司利用内部系统管理客户从订单、仓储到运输网络的所有事情。联邦快递公司亚洲其他地方也有几个类似的配送中心。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并不是所有的物流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但只要劳动力价格保持低廉,跨国公司还是会呆在中国。

联邦快递公司采用基于互联网的电子商务仓储可视系统(ECInventoryVisibility)和电子商务仓储管理系统(EC–WarehouseManagement),可以根据已经在配送中心提取的货物数量,对订单进行更新和确认,并对客户的订单和货运进行追踪。另外,系统还能够记录货运和提单的数据,提供以往采购的具体数据。这些尖端的监视与报告系统,不仅能够对库存不足的商品提出预警,而且能够取代大部分案头工作和重复的在线数据录入工作,从而达到降低客户运输成本的目的。“我们在全世界都拥有实物资产,但技术使得我们能够进行全球安排,沟通客户、管理数据。”联邦快递亚太区总裁大卫?昆宁汉(DavidCunningham)说。

目前,物流提供商们已经开始关注正在不断增长的航空运输市场。根据物流业的预计,全球航空运输市场在未来20年中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8%。今年二月,30多家来自非洲、亚洲、欧洲、北美和南美的的货运商组成了世界货运联盟。这个联盟由领航航空运输公司(PilotAirFreight)领导,目标是通过一个合作网站,对超过全球一万个机场(包括中国的机场)的进出口航空货运进行跟踪。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并不是所有的物流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但只要劳动力价格保持低廉,跨国公司还是会呆在中国。“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一点很重要,”太平洋自行车公司的马修斯说。“经济在发展,而技术将会是主导力量。”